愛奇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巔峰都市強少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狩獵
    在空氣和鮮血翻滾的房間里,一絲聰明被拉進了代幣。

    剎那間,傅天卓手中的權杖閃了一下,但當他看到螢火蟲般的光芒時,他飛了出來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畫了一張手掌大小的星圖。在他們中間,一個紅斑就在他們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旦狩獵令牌被打開,它就不能被關閉。只有粉碎它,它才能結束。

    粉碎狩獵令就是放棄或結束狩獵任務。

    所以當這四個人商量之前,孟楊是消除麻煩的領導者。傅天卓是保護狩獵令不被競爭對手發現的助手,或在與野獸的搏斗中被毀。

    一個勘探區100平方米,五個勘探區500平方米。

    是的,孟楊把他的另一個狩獵令牌放在了儲藏空間,無私奉獻。

    這意味著他們有4個人,現在他們有5個優勢。

    “去,往西走,一路上孟陽會負責殺死所有的走獸,姐姐貝寶岳和姐姐子桐會負責觀察周圍的情況,狩獵的記號是無法探測到弟子的蹤跡的,所以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,我有責任保護狩獵令和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他們四個毫不猶豫地向西走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他們沒有運用身體技能,而是小心翼翼地摸索著前進。

    一旦有任何情況,傅天卓,一手拿著狩獵令,一手看著地圖,將立即向公眾報告情況。有了彼此的完美配合,四個人就像順風一樣,向前走了幾千米。

    “這里,這是我媽媽進去的石臺口。進入后,我們應該去一個溶洞的底部,那里有數百顆珍珠種植的名稱榮陵靈草。只要有三家成熟的工廠,我們就會賺很多錢。

    聽著傅天卓的聲音,再到月色下,孟陽和他的三個手下看到前面不遠處立著兩根柱子。

    柱子周圍有許多碎石和茂密的叢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傅天卓的提醒,恐怕即使這四個人從這里走過,也不會發現石柱后面的地下洞穴還有一個飛躍。

    “沒有陷阱,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楊先生仔細查看了情況后,轉身向三個觀望的人揮手致意。

    那四個人就用沙石封了口,又從路上趕下去。

    這個山洞很大,半徑兩米。它是光滑的,就像拋光的翡翠,涂在墻上的石頭上。

    但是,洞里很暗,即使眼睛里充滿了精神的力量,能見度也已經超過了10米。

    四人走了將近半個香柱的時候,走過無數的十字路口,都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當孟陽走得不耐煩的時候,山洞里突然充滿了麻木的嗚咽聲。

    那聲音像鬼一樣嘶啞,越來越響,最后連他腳下的山洞都聽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運行和運行……”

    那四個人的瞳孔縮小了,兩腿狂奔。

    但是后面沖進來的溶洞洪水速度更快。

    孟陽甚至明白了他們為什么大老遠跑來,腳下有水攤。

    完美的內壁也像玉一樣光滑,因為它不是自然形成的,而是長期被水沖走的。

    當吼聲接近時,他們的身體甚至能感覺到第一次的寒冷。

    接著刮起了一陣大風,把其他的人都刮倒了,掀起了一陣大浪。

    哭聲還沒聽到,那四個人就被洪水吞沒了。

    傅天琢是離越越最近的一位。他擁抱了孟悅,并參與了風暴。

    孟陽懷里抱著林子桐,被洪水的強大沖擊力擊中。

    有力的推擠,讓孟陽胸口背如重擊,上氣不接下氣的口鼻吐出水皰,連血都紅了。

    幸運的是,他做出了反應,把林子彤緊緊地放在胸前。否則,用林子彤的小女孩的身體,如果不是在第一波沖擊下,他的頭就會被撞碎。他當場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肉堆成功抵御攻擊與50%的熟練。

    看著瞳孔里不斷刷新的肉堆技巧,孟楊不高興了,身體隨著滾滾浪花,打到了內墻。全身劇痛蔓延,孟陽痛苦的臉扭曲,眼睛開裂。

    洪水的速度,四人不知道多久他們漂浮在水中,他們的身體被擊中,多少次,直到有一個巨大的水濺在耳朵的聲音,黑暗通道閃爍,和孟楊和傅Tianzhuo,臉上的紫色,破裂的內在精神力量,把自己與周圍的水和跳出來的喘息。

    這是一塊洼地,像一座挖空了的火山,形狀像碗。

    山洞四周多了一半的墻,半徑都有兩米,水從洞里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這個碗狀的洞穴里,它很低,除了波光粼粼的水流,還有無數的柱子豎立著。

    石柱很厚,幾乎和溶洞通道一樣大。他們一個接一個,整齊劃一地聚集五米,通向對面的另一個洞口。

    孟陽擁抱了林子通,從一個山洞里跳出來,在空中走了三步,落在一根柱子上。

    呼吸的時間還沒有到來,抱著孟樂,傅天卓帶著藍色的鼻子和腫脹的臉,然后跳出來。

    半空中,傅天卓急叫道:“孟陽,抓住你妹妹,我的腳好像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,傅天琢滿臉歉意地看了悅寶寶一眼,把它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孟楊二話沒說,立刻把林子彤抱在懷里,走到石臺的邊緣。他張開雙手,抓住了空中的魚。但傅天卓卻在林子通的眼中,從身體里跳出來,失去了重心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的楊先生心情也很糟糕,他的聲音和眼睛都快跳出來了。

    當準備放下孟悅救傅天卓時,他大叫一聲,又把自己從傅天卓的嘴里拉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絕望……”

    倒下去的傅天卓突然從劍鞘里拔出了自己的性命,和風中的威格。劍的尾巴緊貼著楊伯伯腳下的石柱。然后,在三個人的注視下,傅天卓拿起了一個劍鞘,整個身體像鶴一樣被舉起來。

    最后,像一只猴子,掛在石柱的邊緣絕望的劍。

    孟楊的眼睛是病態的,他的手是快速的。他立即躺在柱子的邊緣,抓住傅天琢伸出的手,把它拉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兩根柱子之間的空隙里,傅天卓用另一只手從柱子里拔出了那把絕望的劍。

    傅天卓一踏上飛機就癱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的臉因為恐懼而顫抖著,而悅寶寶深深的歉意的眼神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只差一點點,我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休息了一會兒,傅天卓扶起自己的身體,甩開濕漉漉的頭發,笑著看著幫他檢查腳傷的小岳。

    “你的腳怎么了?”是認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這應該是一個轉折。用精神力量去刺激它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看著孟楊無言以對的眼神,傅天卓沒有怒視他的眼睛。“你有什么樣的表情?”這讓我看起來像是故意的。那樣的話,我全身都濕了,腳也滑了。如果我不小心跳到石柱上,我就會摔倒在你和小妹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既便宜又賣得好。”。

    看著孟岳的狼狽相,孟岳傻傻的看了傅天琢一眼,目光落在了絕望的劍上。

    他發現傅天卓真是個天才。他在他那把絕望的劍的末端用肉眼很難找到的絲線纏繞著。

本章網址:http://www.cscecf.icu/10_10031/12522490.html
奇書網:www.cscecf.icu
奇書網手機版:m.i7q8.com
金凤凰彩票手机版